一月内两次发声,周小川认为当下应重点研究这个问题

中新网 李 娜2019-06-14 19:53:18
浏览

  卸任央行行长,周小川仍然关注中国经济、金融领域的新变化。

  过去一个月内,周小川两次公开发声,谈贸易摩擦、谈金融开放、谈人民币前景……

  在6月14日举行的第十一届陆家嘴论坛上,周小川谈道,贸易问题可能触发多个国家的竞争性贬值,甚至导致整个世界金融秩序的混乱,各国应该重点研究这些问题,给全球金融市场以稳定信号。

  周小川认为,贸易的问题最终还是要靠贸易来解决。

  在5月17日举行的社科院经济研究所90周年国际研讨会上,周小川直言,有些国家新上台的领导人完全违背经济学理论与常识的做法终将碰壁,并将为此付出巨大代价。

  周小川如何看当下,从他的发言中可窥见一斑。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 图片来源:中新网

中国金融学会会长、中国人民银行前行长周小川 图片来源:中新网

  谈贸易摩擦:应该追求更治本的方法

  周小川认为,打贸易战没有赢家,反而会使得双方国家的GDP都面临不同程度的收缩。

  在面对增长放缓和收缩时,国家一般会采取积极或者扩张的财政政策和货币政策。宏观政策一般是总量政策,很难直接补偿到那些贸易受损失的出口者和进口者。例如,一些出口产品无法出口出去,但数量宽松的货币政策很难传导至具体点。

  因此,在短期宏观政策调整下,还应该追求更治本的方法。

  一是通过贸易谈判,推动WTO改革使“搞错”的贸易政策回归正常。

  二是鼓励出口多元化。受贸易摩擦出口至美国减少的部分,要尽可能通过扩大销售渠道出口到其他国家。在这方面,中国的潜力很大,中国出口的产品质量不错、价格适中,全世界70多亿人口,少几个亿的需求之后,还有很多地方可以销售这些产品。

  周小川说,贸易的问题还是要靠贸易的办法来解决。

  谈货币:贸易问题可能触发竞争性贬值

  周小川担心,贸易战可能触发多个国家的竞争性贬值。

  当前,除了美中之间,还有美国和墨西哥、加拿大、印度、日本等国家的贸易问题。如果一些国家不希望承受贸易失衡带来的损失,就可能触发货币的竞争性贬值。

  在2016年举行的G20峰会期间,各国财政部长和央行行长曾达共识,共同努力防止出现竞争性贬值。这是G20工作机制中取得的一项很重要的成果,但现在贸易战可能令这一共识重新受到挑战。如果大家都靠竞争性贬值,整个世界的金融秩序就会混乱。

  周小川希望,一是贸易政策调整逐步回到正轨,这样信心可以得到恢复;二是G20大阪峰会、全球金融稳定理事会应该重点研究这些问题,给全球金融市场以稳定的信号。

  谈人民币前景:与美元有互补性

  执掌央行15年,周小川曾逐步推进人民币的国际化。

  对于人民币的使用和下一步的前景,周小川表示,人民币前景很大程度上与美元有互补性。

  2008全球金融危机发生在美国,美元波动、流动性不足,使得大家寻求使用人民币。“从我当时做央行行长角度来讲,那个时点出现对于人民币的需求超出我们事前的预料,大家既然有需求,对于全球的贸易结算、贸易融资、对于邻国金融信心的稳定有好处,我们就推进(人民币国际化)。在推进过程中,有的阶段美元或欧元表现非常好,这时市场参与者又会重新使用美元、欧元,这是一个互补的过程。”

  观察全球,90年代末有亚洲金融危机,十年后又有全球金融危机,欧洲、北欧很多国家1990年前后有房地产危机。周小川认为,经济危机是不可避免的,未来危机还会不断出现,类型可能有所转换。这种情况下,大家对储备货币、对价值、对购买力、对支付系统的方便性等问题怎么考虑,会随着大环境不断波动。

  周小川表示,人民币国际化不是直线前进的。当前,随着“一带一路”倡议的推进,很多方面认为人民币应该发挥更大作用,但这仍然是全球市场参与者的自主选择和他们对风险控制的自主考虑。

  谈金融开放:本币要走向可自由使用、可兑换

  谈及金融开放,周小川认为,中国金融仍需要巨大转变和改革,在这一过程中本币要走向可自由使用、可兑换。

  过去中国没有真正的银行,后来先把银行体系建立起来了,过去中国也没有直接融资市场,特别是股权市场很薄弱,因此相当长一段时期里风险投资和支持科技发展的融资渠道都很缺乏。

  中国金融的发展是靠开放带来的,靠开放才知道怎么改革,因此,对于中国来说进一步的金融开放非常重要。

  周小川认为,中国无论是银行市场、保险市场还是资本市场中,外部资金或外部机构所占的比例都还非常低,所以有很大的潜力。在对外开放过程中,本币要从过去的估值扭曲、限制较多,慢慢走向可自由使用、可兑换。

  周小川提醒,在这一过程中,还须注意当前世界资本市场有时有异常流动,同时还要有对反洗钱、反恐怖融资等必要的管理措施。

  谈全球经济:违背经济学理论常识终将碰壁

  周小川认为,有些国家新上台的领导人完全违背经济学理论与常识,在体制和政策选择上似乎主要依靠商业直觉。这种不尊重科学和前人积累理论知识的做法终将碰壁,这会消耗这个国家和全球的经济资源,他们会为这种做法付出巨大无比成本。

  

一月内两次发声,周小川认为当下应重点研究这个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