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东特使“甩手走人” “世纪协议”恐“胎死腹中”

中新网 李 娜2019-09-14 05:48:07
浏览

  据《以色列时报》报道,近日美国中东问题特使、特朗普政府“世纪协议”起草者格林布拉特宣布将离职。分析认为,格林布拉特的辞职给质疑颇多的“世纪协议”增添了实施难度,反映出美国在巴以和谈和中东战略上的尴尬处境。

  协议出炉一波三折

 

  据路透社报道,格林布拉特2017年初开始在白宫工作。格林布拉特在声明中表示,在白宫工作两年半是他的荣誉,“非常高兴”加入中东事务工作组起草“世纪协议”,这一方案有潜力“显著改善”数以百万计以色列人和巴勒斯坦人的生活。

  按照多名美方官员的说法,格林布拉特将在9月17日“世纪协议”发布后离职。总统高级顾问库什纳的助理阿维·伯科威茨将接替格林布拉特的大部分工作,白宫处理中东事务的独立工作组将与国务院处理伊朗事务的小组整合。

  近年来,巴以流血冲突事件不断,和谈长期陷于停滞。自2017年上任后,特朗普计划重启巴以和谈,并交由总统高级顾问、自己的女婿库什纳和格林布拉特等人起草和谈的秘密文本。这份试图推动巴以双方实现最终和平的文件被称为“世纪协议”。

  据《纽约时报》报道,在2018年9月的联合国大会上,特朗普表示,打算在2至4个月内发布美方为巴以打造的和平方案。然而去年12月,内塔尼亚胡宣布解散以色列议会并提前举行大选,美国不得不推迟协议的发布。

  今年6月底,在巴林举行的“和平促繁荣”经济研讨会上,库什纳重点推介了“世纪协议”经济部分的方案,主要涉及在巴勒斯坦投资、兴建基础设施和解决就业等问题。巴勒斯坦方面认为该方案有损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拒绝参加研讨会和接受协议。

  《华盛顿邮报》报道,美国政府有意分阶段出台经济方案和政治方案,以免遭到更多反对。白宫方面说,“世纪协议”的政治方案部分将推迟到9月以色列议会选举后发布。

  此次格林布拉特在“世纪协议”发布前辞职,被巴勒斯坦方面认定,标志美国中东政策失败。巴勒斯坦总统发言人阿布·鲁代纳表示,格林布拉特摧毁美国信誉、破坏中东和平进程,巴勒斯坦人不会为他辞职而流泪。巴勒斯坦解放组织高级官员哈南·阿什拉维说:“他们试图以猛击让巴勒斯坦人屈服,胁迫我们接受他们的方案,从一开始就注定失败。”

  巴方拒绝美国“好意”

  此前,白宫网站公布了名为“和平促繁荣”的“世纪协议”经济方案,篇幅约40页。方案目标包括使巴勒斯坦国内生产总值翻一番、为巴勒斯坦人创造100万个就业岗位、将巴勒斯坦失业率降至接近个位数以及贫困率减少50%等。

  方案最主要目标是10年内为巴勒斯坦筹募超过500亿美元资金。据《纽约时报》报道,国际社会将向巴勒斯坦、埃及、约旦和黎巴嫩提供大量经济援助。巴勒斯坦将获得250亿美元,其他国家得到400亿美元。这些钱将由海湾国家、美国、以色列提供。资金将由一家跨国银行管理,而非巴勒斯坦政府。目前并不清楚海湾国家是否愿意出钱。

  库什纳强调,方案是巴勒斯坦人的“世纪机会”,是迈向成功解决巴以冲突的第一步。该方案试图为巴勒斯坦提供优厚的经济支持,以换取阿拉伯国家支持美国的“世纪协议”。

  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外交政策研究所研究员、中国中东学会副会长李伟建认为,协议提出要帮助巴勒斯坦解决发展问题本身无可厚非,但并未考虑巴勒斯坦人更为重视的身份和领土问题,具有很强的脆弱性和不确定性。

  卡塔尔大学政治学教授马吉德·安萨里指出,这一经济方案试图将先前“土地换和平”设想改为“金钱换和平”,是对巴勒斯坦人的冒犯。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表示:“钱重要,经济重要,但是政治更重要。”

  “世纪协议”方案并未得到巴勒斯坦人的认可,也没有得到以色列人的普遍支持。以色列《国土报》称这是“世纪贿赂”。以色列《耶路撒冷邮报》网站报道,虽然左翼政党力挺协议,一些右翼政党还是对协议表示不满。很多右翼团体也绝不会接受任何在涉及领土、首都、国家安全等问题上的妥协。

  上海外国语大学中东研究所副所长孙德刚认为,“世纪协议”雷声大,雨点小。美方希望通过兜售“世纪协议”维持与盟国以色列的特殊关系,又想在中东核心问题——巴以问题上增强话语权。然而,特朗普政府一系列偏袒以色列的政策遭到巴勒斯坦和其他阿拉伯国家的抵制,美国中东政策的结构性矛盾注定难以调和。

  巴以和解尚需时日

  在持续超过半个世纪的巴以冲突面前,达成“世纪协议”似乎成为了美方的一厢情愿。美国驻以色列原大使夏皮罗认为,“最早要等到11月以色列新政府尘埃落定之后才能推出‘世纪协议’,但那时特朗普已经开始2020年美国大选的竞选活动,所以不排除协议被永久雪藏的可能性”。

  孙德刚分析,“世纪协议”最终可能难以落地。一方面,协议试图以经济援助作为诱饵,迫使巴勒斯坦方面放弃政治诉求,注定遭到巴方和阿拉伯国家抵制;另一方面,当前阿拉伯—伊斯兰世界因叙利亚、利比亚和也门等问题陷入分裂,维持现状在一定程度上符合以色列利益,以方无意做出重大让步。

  耶路撒冷战略及安全研究所副主席、以色列前总理办公室国家安全委员会国际事务副主任伊兰·莱尔曼表示,巴勒斯坦无疑将拒绝美国的“世纪协议”,但“世纪协议”的经济方案最大的意义在于让巴勒斯坦人一窥未来的美好生活和经济发展宏图,为日后实现巴以和平播下希望的种子。

  巴勒斯坦总统阿巴斯表示,巴方仍然坚持根据有关国际决议和已签署的协议来实现和平,并希望能与一个多边国际机制合作,以便推动巴以和谈。同时,确保巴勒斯坦人民自由、尊严、独立和公正的政治解决方案,必须先于任何经济方案或项目。

  巴勒斯坦解放组织官员哈南·阿什拉维强调,巴勒斯坦问题是关乎政治、合法性、正义和权利的问题,任何解决方案都必须以国际法为基础,尊重国际法和巴勒斯坦人民的权利。

  李伟建认为,和谈很难通过美国单方面推进,巴以和平进程需要国际社会在联合国框架主导下,积极参与,从而获得更多国家的支持。解决巴勒斯坦问题,除了经济方案,更需要政治解决方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