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名“刺儿头”教师被杀后的17年

中新网 李 娜2019-07-15 02:40:51
浏览

  湖南益阳李尚平案背后:一名“刺儿头”教师被杀后的17年

  2002年4月26日,湖南省益阳市教师李尚平在回家途中被枪杀,案件至今未侦破。

  李尚平生前性格耿直,校内校外、说话做事得罪过不少人。他的死,有人猜测与他之前抓住的一个小偷有关;有人猜测与他在电视台做节目期间曝光过的商人有关;还有人猜测,与他曾经得罪过的一名校长有关……

  但据媒体报道,至迟在2002年教师节前,当地公安部门已对此案以“抢劫、流窜作案”结案。

 

  2019年6月,借着湖南省新晃县的另一桩案件,李尚平案重回大众视野。据《中国青年报》消息,7月2日,湖南省公安厅已成立专案组,对案件重启调查。

  案件事发至今已有17年。李尚平的父亲李三保上访多年,2012年带着怨愤离世;母亲王玲秀经历了丧子、丧夫之痛,在家里对着两个牌位哭泣。李尚平的妻子刘珍(化名)虽然离开了家乡益阳,后改嫁他人,但7月10日,她87岁的母亲去世时留下了最后一句话:“李尚平的案子破了没有?”

  刘珍不知怎样回答。

  突然而至的死亡

  李尚平的妻子刘珍记得,2002年4月26日是个星期五,益阳市赫山区龙光桥镇的雨下得很大。下午五点多,她给在镇上南塘中学教英语的丈夫打电话,说今天不回家了,丈夫说自己也在学校躲雨。

  挂上电话后不到半小时,李尚平就倒在了龙光桥镇长坡村马尾嘴附近的公路边上,离家仅300米。

  南塘中学距事发地点不远,不少同事听说出事后赶往现场,赵朝阳也在其中。他记得,李尚平倒在地上,右脸塌陷,耳朵后面有个大洞,血和雨水混在了一起。李尚平的姐姐李尚家和父母也来了,刚一走近,老两口直接瘫倒在地上昏死过去。

  刘珍是接到姐夫电话才知道丈夫出事的,姐夫说“你快点回来,直接回家”。她打车快到家时,发现附近的马路上都是人。人们拥过来,拦着车门不让她下车,出租车直接开到了家门口。

  7月4日,李尚家告诉新京报记者,事发后不久,赫山区交警大队的人带着法医来到现场,认定李尚平死于交通事故。但第二天,益阳市公安局的人带着法医又来了。他们在李尚平家的院子里重新做了尸检,刘珍在哥哥的阻拦下没有下楼,但父亲李三保在场,说尸检和开颅检查的结果是枪杀。

  李尚平的生前好友曹怀宇告诉新京报记者,他后来从专案组听说,歹徒是对着嘴巴开枪的,弹药穿过大脑后射出,射击距离不超过两米。

  李尚平的死,表面上看毫无征兆,但熟悉他的人都知道,不会为人处世、耿直刚正的性格,让他四处树敌。

  据曹怀宇回忆,1993年中专毕业后,李尚平本在当地的一所省属重点中学任高中英语老师。后来因为和有的同事关系不和,先是被调到了一所初中,又被调到了一所小学。

  因为小学没有英语课,曹怀宇又凭着自己的关系,帮李尚平调到了出事时就职的南塘中学,教初中英语。

  在刘珍眼里,李尚平为人清高,和学校里的同事聊不到一起去。他性子直,讲话不留情面,对人经常讽刺挖苦。“他会说你有什么本事,只会拍马屁!同事来家里打牌打得不好,他就说人家像个猪头。”

  工作之余,李尚平很爱上网,经常一到家就对着台式电脑上网到凌晨。刘珍记得,丈夫网名“老九”,取古代“九儒十丐”的说法,意思是儒生是第九等人,乞丐是第十等人,教师地位很低。

  他经常在新浪网、“焦点网谈”、湖南“红网”等网站发帖,关心教育议题。他曾经的帖子《一个教师的内心独白》有数百条跟帖,引发过热烈讨论。

  因为关心时事,李尚平还在益阳电视台图文频道做兼职总编,曹怀宇是频道创始人。李尚平创办了“天天315”节目,接收各种投诉,专门曝光、调查卖假货的商家。曹怀宇说,这期间,他们可能得罪了一些人。

  另一桩得罪人的事,发生在李尚平出事前几个月。

  2001年12月下旬,南塘中学的几名教师没收到工资,李尚平挺身而出。他给益阳市市长热线、赫山区政府打了投诉电话,以《湖南益阳800教师2001年12月工资被黑了》为题,在湖南经视的论坛、红网的《百姓呼声》等栏目发帖。

  湖南省都市频道曝光后,工资问题迅速得到解决。但就在2002年3月21日,电视新闻播出后的第二天,李尚平在日记中写道:有人不喜欢兴风作浪的刁民,即使我被迫下岗也在所不惜。他还称“隐隐约约听到一个意思:我要倒霉了。”

  没有结果的调查

  李尚平出事后,与公安机关私交甚好的曹怀宇请了假,跟着赫山区公安分局的专案组一起调查。曹怀宇记得,专案组由区公安局长亲自带队,抽调了40多名民警,特意到李尚平家附近的益阳市强制隔离戒毒所办公。

  在刘珍的印象里,丈夫被杀时有几条线索。比如他手上的白金戒指和摩托车都被留在现场,他平时也没有带钱的习惯,这说明杀人不是为了劫财。比如李尚平练过拳击,身体壮、力气大,陌生人近不了身。曹怀宇也说,法医鉴定结果透露,李尚平身上没有打斗迹象,摩托车也没有擦伤,警方因此推断,事发时李尚平是主动停车,作案的很可能是熟人。

  调查时,警方先从情杀入手,发现李尚平生活简单,没有感情纠纷。此后,调查又以仇杀为主线展开,顺着刘珍整理出的21本李尚平日记、李尚平日常发出的网帖逐一摸排。

  姐姐李尚家记得,那段时间,专案组的民警几乎天天往家里跑,问李尚平是不是把别人打了、是不是抓住了哪个小偷,同样的问题“回答了一万遍”。她觉得专案组的调查完全没有方向,就是不停地查,搜到与李尚平有纠葛的人就去调查一番。

  “当时专案组至少有5个小组,有一组人整天待在家里检查电脑和日记,有的在本地走访,有的去外地调查。”曹怀宇记得,一次,有线索显示李尚平曾在长沙的一家台球厅里和人打过架,民警就跑到长沙,最终证实对方没有作案时间。

  曹怀宇回忆,这样的调查持续了一个多月,专案组带头人从局长变成了副局长,又从副局长变成了普通民警;专案组的人员也在慢慢减少,从最初的40多个减少到7个、4个,再然后“就这么慢慢地解散了”。

  李尚家记得,专案组最后一任组长是蔡毅之,读书时与李尚平是同学。刚开始调查时,蔡毅之每天带着警犬在案发地周围的山林里找线索,稍有发现便通知家人,有股不破案不罢休的劲儿。“但调查中途,专案组突然解散了,蔡毅之也不露面了,我们的电话也不接了。”李尚家打听到,蔡毅之被调到了乡下,“(李尚平的案子)最后就没人管了。”

  据《南方周末》2002年7月报道,时任赫山区公安分局雷副局长表示,警方对被小偷报复、被举报的烟贩子报复、被得罪的工地老板报复等多种传闻进行了调查,认为这些说法都没有根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