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战苏杯仅派四人参赛?这支队伍上演极限团战

中新网 李 娜2019-05-23 21:45:00
浏览

尼泊尔队在比赛中。

尼泊尔队在比赛中。

  中新网客户端南宁5月23日电(王禹)有着30年历史的苏迪曼杯迎来了崭新面孔,尼泊尔队首次登上羽毛球顶级混合团体的赛场。但队伍仅有4人参赛,每一场比赛他们都在上演“极限团战”。

  本届苏迪曼杯共有31支球队报名参赛,分为四个级别进行角逐。要论哪支球队最不容易受到关注,尼泊尔队或许就是其中之一。他们的参赛阵容是所有队伍中规模最小的,即使放眼过往15届赛事,这也并不常见。

  人少就意味着每一位运动员都要肩负繁重的比赛任务。在前一日进行的争冠组比赛中,英格兰队曾派出5个人的阵容迎战丹麦,其中就有三名队员身兼两项,高强度的比赛让运动员甚至出现抽筋的现象。

  而尼泊尔阵容仅由四个人组成,由于赛事规则规定小组赛必须打满五场,且每个人在同一场比赛的兼项不得超过两项,因此他们每个人都要在一场比赛中出赛两次。

尼泊尔阵容仅由四个人组成,因此球员看台也略显空旷。

尼泊尔阵容仅由四个人组成,因此球员看台也略显空旷。

  兼任女单和女双项目的南萨尔-塔芒告诉记者,队伍此举实属无奈。“有一些运动员没有空,还有的运动员身在国外,所以选不出更多的人来参加苏迪曼杯。”

  球队教练乌塔姆-辛卡达说:“我们每天都在训练,为这次比赛做足了准备。我会确保他们在两场比赛之间得到他们需要的休息,因为时间表显示他们确实十分忙碌。”

  作为苏迪曼杯第三级别的球队,尼泊尔面对的对手实力中规中矩,但这依然给首次参赛的他们提出了不小的挑战。首场比赛球队以0:5不敌爱尔兰,球员们的心情却没有因此受到太多影响。

  “这是我们第一次参加苏迪曼杯,我们站在这里,在这种世界性的舞台上收获了更多经验。”在队内肩负男双和混双任务的达佩什-迪米说道。

尼泊尔队队员关注场上的比赛。

尼泊尔队队员关注场上的比赛。

  除了宝贵的经验,尼泊尔队在本届苏迪曼杯上并非没有收获。在与澳大利亚队的第二场小组赛,球队男单拉特纳吉特就以2:0战胜戈比内森,这也是尼泊尔队在苏杯历史上的首场胜利。

  不过在以20:11领先手握9个赛点时,面对尼泊尔羽毛球历史的新成就,拉特纳吉特的心态出现些许波动,被对手连追3分,“我当时感到了很大的压力,但比赛就是这样,什么都会发生。”

  创造历史的拉特纳吉特却并没有进行过多庆祝,因为他要在有限的时间里抓紧休息,当姐姐南萨尔的女双比赛结束后,他又要搭档队友迪佩什参与男双的角逐。

  先后面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拉特纳吉特包揽了队伍的全部三场胜利,对于自己的成绩,他感到非常满意:“尼泊尔队第一次征战苏迪曼杯,自己要尽到最大努力能够帮助队伍,拿到比赛的胜利我感到非常荣幸。”

先后面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拉特纳吉特包揽了队伍的全部三场胜利。

先后面对澳大利亚和新西兰,拉特纳吉特包揽了队伍的全部三场胜利。

  采访过程中,拉特纳吉特的沉稳给记者留下了深刻的印象,这都源自于他的军人身份。回到尼泊尔后,他就将重返军营,羽毛球的训练只能利用闲暇时间进行。所幸拉特纳吉特打羽毛球的行为均受到了当地羽协和部队的支持。

  与弟弟一样,姐姐南萨尔也并非职业运动员,她的身份是一名银行职员。已经31岁的她平时只能利用早晚两个时段进行练球。她说两个人之所以热爱羽毛球是受到了家族的影响。

  “我们受到了打羽毛球的长辈们的影响,我非常享受这次比赛,也希望第一次苏迪曼杯的经历可以给我们的未来带来帮助。”有些瘦弱的南萨尔说道。

  尽管尼泊尔今年历史性地打进苏迪曼杯,但让南萨尔感到无奈的是,在她的国家打羽毛球运动的运动员依然不多,只有在首都加德满都才能看到有人从事这项运动。相比之下,人们更加喜欢传统的板球。

31岁的南萨尔看起来有些瘦弱。

31岁的南萨尔看起来有些瘦弱。

  南萨尔告诉记者,在加德满都有一个羽毛球俱乐部,全国的羽毛球运动员都会集中到那里训练。而国家队训练的场地也有些破旧,与篮球场共用一个场馆,地板也是木制的。

  事实上,尼泊尔队险些就无缘本次的苏迪曼杯。因为据世界羽联的最新规定,这项赛事将改为苏迪曼杯决赛,只有16支队伍经过洲级以及世界排名等赛事进入决赛。

  原本这项决定在本届苏迪曼杯就将实行,但组委会还是希望能有更多的球队参与到赛事当中,因此将从下一届(2021年)的比赛开始实行。尼泊尔队也就幸运地搭上了“末班车”。

  尽管队员世界排名都在百名开外的尼泊尔队可能未来很长时间内都难再踏上苏杯的赛场,这一次的成绩也不尽如人意。但对于他们而言,把握当下享受在苏杯的每一场比赛,才是最重要的。

  因为世界排名低且受到时间和资金的限制,南萨尔没有太多的机会外出比赛。展望未来她说希望自己可以打到2022年的杭州亚运会,尽管那时南萨尔已经年满34岁,但她愿意为这个目标坚持下去。(完)